般般如画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33小说网www.litemusicfm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中箭的那一刻,挥剑的人动作明显一滞,就在这时,险被偷袭的人转过身来,一脚将人踹开。

梁婠暗暗舒了口气,不想那边正对上投过来的目光,视线相触的一瞬,他先是一愣,似是不敢相信,随即又是焦急又是担忧,不过须臾,情绪变了又变,心下五味杂陈、百感交集。

因为今日要来见王庭樾,所以除了用黑灰稍稍抹了下脸,梁婠再没有做其他伪装。

待放完最后一支冷箭,王庭樾几步冲上来,抓着梁婠的手,将人从山坡后拖出来。

他发丝微乱,衣衫上还带了血,可根本顾不上理会自己身上的伤,载满担忧的眼眸牢牢盯住她,眼眸明亮而又热切。

“你怎么会在这儿?”

低哑的嗓音在极力保持镇定,发颤的尾音却暴露了他真实的情感。

梁婠没有回答,垂下眼往他的手臂上瞧,幸而伤口不算太深。

她口里催促:“咱们还是快点找地方给你包扎吧?”

王庭樾听着她的避而不答,再瞧着她蹙起的眉尖,强行压下想替她抚平的冲动。

有那么多话语、那么多疑问,却悉数堵在喉咙里,连个片言只字都吐不出来。

方才殊死一线,他几乎以为今日逃不掉了,谁曾想,他不但死里逃生,还是她出手相助。

甚至是毫无预兆的,就这么出现在他不经意的回眸中。

胸口的激荡澎湃,久久不能平静。

想要说的、想要做的,那么多,可是什么也说不出、什么也做不了……

他也曾以为自己真能像说得那般简单,仅做她的兄长就已满足。

直到生死攸关之际,他才明白,所谓的兄妹,不过是掩藏真实情感与心思的一块自欺欺人的遮羞布而已。

他一直迷恋、享受的是他们之间这种异于旁人的亲昵。

她从来都不是他的什么妹妹,而是从他少年起就无比爱恋、渴慕的人。

是平时遮遮掩掩、藏匿于怀,唯有更深人静时,才敢悄悄显露的私心与愁肠。

“阿兄?”

梁婠眨眼疑惑看他。

不知怎的,她感觉这炯炯的目光,是一种陌生的火光。

王庭樾深深望着她的眼睛。

从前他是多么喜欢听她唤他一声阿兄,就是这声阿兄将他们拉得更近,可殊不知,也是这同样的一声阿兄,从最初就将他们隔出了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我的同学都被定住了

我的同学都被定住了

哭泣的熊猫
又名: 高三,正在上课的周明突然发现,班级中的同学与老师都被定住了,一动不动。 此事,给周明的修炼之路造成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也成就了一段无敌的修炼之路。
言情 连载 44万字
执剑破山河

执剑破山河

冯因
父亲被杀,其女傅晚突逢巨变,卸红妆披战甲入军营。她一步步成长起来,征战沙场,保家卫国,手刃仇人,成为四方赫赫有名的元帅。 谁说女子不如男?我虽红妆亦胜君! 敌国灭亡,尘埃落定,她换回女装为父上香,却见那坟前放着鲜花,仿佛有人在等她回家。
言情 连载 45万字
咬樱

咬樱

火几
自从撞破孟繁宴的秘密之后。沈星樱现在远远一瞧见孟繁宴,立马掉头就跑,搞得好像孟繁宴是一只会吃人的怪物。直到两家联姻,沈星樱被迫和孟繁宴住在一起。沈星樱每晚都缩在床角瑟瑟发抖,又惊又怂的盯着孟繁宴说:“我今晚泡过辣椒水和大蒜了,很难闻的,你…...
言情 连载 15万字